海河新时代变迁史——桥也坚固,道路也光明

夜幕降临后的天津海河比白天还要繁忙,两岸高楼华灯初上,装饰着彩灯的游船不时驶过,缓缓在已被四周灯光映照如流霞的水面上划出道道波纹,行人驻足在津湾广场的亲水平台,或是解放桥、大光明桥这几座横跨在海河最耀眼一段的桥梁上,不断用手机或是相机记录着眼前流光潋滟的夜景。国庆节期间的海河夜景 本文图均为东方IC 图“我在摄影圈的几个摄影网站上看到,拍海河的照片比拍黄浦江和珠江的更多。”参与主持了海河规划整体评估总结的天津市城市规划学会理事会的理事陈宇不无自豪地告诉澎湃新闻。天津作为一座近代大都市的兴起离不开海河,而海河的变迁也折射着这座城市的进化史。历史上,南、北运河与海河交汇处的三岔河口成为漕运的重要枢纽,使天津成为漕粮北运的咽喉重地,漕运也为天津带来商业贸易的兴旺景象。天津开埠后,各国租界都在海河沿岸修筑了码头,这也促使天津成为中国北方最大的进出口贸易港,天津的工商业、金融业业随之有了长足发展,天津成了中国北方的经济中心。如今,在毗邻海河的解放路上,许多栋当年各大中外银行建造的大楼依然伫立。那么,在新时代,这条72公里长的海河又是如何托起天津这座都市的呢?亲近市民的河在我的一位80后天津朋友的回忆中,80年代的海河是他的一处游乐场。河里有碰碰船,河边有露天泳池,有卖奶油冰棍的小贩,有快艇,还有会喷水的鲸鱼船!对此,陈宇有着相同的回忆。不过,“可能是有一些安全事故”,海河渐渐退出了市民的社会生活。而且,当时的海河两岸充斥着破旧的民房,和一些工厂。2002年,天津完成了海河沿线42平方公里的总的土地利用规划,2003年到2005年开始了集中建设,直到现在,也一直在贯彻、落实当时的规划,分阶段做更详细深入的设计。说起对海河的规划,陈宇告诉我,他们口中流传着小对联——公整堤灯绿,道桥水环通。每一个字都代表着规划中的一项工程,公园、整修、堤岸、灯光、绿化、道路、桥梁、水体、环境和通航。方案用这十大工程,将海河沿岸从整体层面,勾勒了一遍,为此,规划部门拆除了两岸的工厂,改造了44个片区,35万居民迁出。对于市民和游客来说,海河改造为天津带来的最直接的改变,应当是堤岸和亲水平台的建设。流经天津市区的上游地区官方数据是19.2公里,2017年天津全运会的时候才把堤岸景观全面贯通,行人可以几乎不间断地沿海河走完这19.2公里。而海河最精华的一段,是从大悲院到天津火车站之间,大约5.9公里的路线。国庆前夕的一个晴朗下午,我特意去走了这段让当地朋友引以为豪的河岸。堤岸离水非常近,并且没有栏杆。后来陈宇也告诉我,海河堤岸不设栏杆,是当时的决策者冒着巨大风险做的决定,为的是更好地把海河拉回市民的生活。人们在景观带中扎下帐篷,享受大自然他说的没有错,举目望去,河边尽是三三两两的钓鱼人,或是像我们这样,漫步水边,吹着凉风,闲看风景的游人,走不多远,还遇到将海河作为基地的游泳俱乐部,趁着秋意尚浅,在河水中畅泳。而快抵达火车站时,河岸边更是出现了连绵而宽阔的绿化公园,是新建成的1.4公里景观带。傍晚时分,已经有不少人在其中休憩、运动。当地朋友也告诉我,只要住得离海河不太远,亲水平台修建好后,海河边的散步已经成了日常的健身活动。市民在海河堤岸边垂钓水鸟回来了海河能让人亲近,也得归功于它的水体建设。过去的海河也曾发臭发黑,令人掩鼻。从如今的变化中也可以看到时代的变迁在海河规划上留下的印记。2002年之前,天津对海河的定位是“文化带”和“景观带”,2002年后的规划,“经济带”又成了海河发展的头等大事,用河流撬动了城市经济发展。据统计,海河的建设带动城市经济总量快速跃升,是同时期北京增速的1.3倍。尽管如此,陈宇也提到,“当时也没有急功近利,而是留了很多公园,以及基础设施的场地,包括堤岸的空间,也留得比较大,在求经济的同时,也保证公益性的完美。”冬日,北安桥畔水鸟翻飞到了2018年, “生态带”建设成了海河建设的首要大事。海河生态环境不断变好,近年来的冬季,从西伯利亚赶来越冬的候鸟,比如红嘴鸥,已经成为海河一景,从11月3月,吸引了不少长枪短炮前往观鸟。有着多年观鸥体验的天津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会员刘杰介绍说,最初只在刘庄桥一带有一个红嘴鸥的群落,不足百只。随着鸥群逐年增多,现在从金钢桥到光华桥有若干群落的红嘴鸥上千只。天津市生态环境局水生态环境处给出的数据则显示,2018年全市地表水国家考核断面水质优良比例首次达到40%,可以说,全市水环境质量达5年来最好水平。“古韵厚重”走在海河畔,你很难不去注意两岸的建筑:利顺德的木质外廊、火车站的钟楼、“回”字型充满现代感的瑞吉酒店、意大利风情区、红白相间的袁世凯旧居……海河边曾有八国租界,不同风格的建筑都在如今的天津留下了印记。所以在后来的建设中,陈宇说,为了保护特殊风貌,天津需要求同存异,来融合所有不一样的东西。“很长一段时间里,天津的新建建筑,都是我们称之为杂糅风的简约欧式风格。比如在曾经的奥租界,也就是袁世凯故居附近,我们在开发建设时,就在简约欧式大风格里,加了一些奥地利建筑的特点。”坐落在海河边的袁世凯故居我记得河边那一排排红色的欧式楼房,曾让我十分讶异,一时间分不清那究竟是历史建筑还是新式建筑。陈宇还告诉我,在整个海河开发建设中,只有一座历史建筑由于“实在是和大交通顶上了”,被拆除或移位,而其他在册历史建筑全部保留,“尽管当时的规划是以经济为主,(这样做依然)是我们规划建设系统引以为傲的一件事,它正在变成一个巨大的财富,对城市有巨大的作用。”他还提到,2019年,总书记到京津冀视察时,给天津的评语是“古韵厚重”。海河上的桥梁博览会海河不是一条大河,在天津市区,它的最宽处不过一百米。对于一座城市的景观而言,这是最合适的宽度。原海河改造指挥部宣传部部长王海冰说过,“海河作为世界上少有的宽度适中、景色优美的城市水系,它上面的桥梁既要满足通行功能,也应该成为独特景观。”新中国成立前,海河上只有4座桥梁,到1990年代,海河上增加了八座桥梁。海河建设开始后,又新添了十六座桥。曾经每隔两公里才能拥有一座桥的海河,如今每隔500米就有了一座桥,把两岸拉得非常近。大沽桥和津塔交相辉映,现代感十足规划者提出了“一桥一景”的概念。海河上的每座桥都通过国际化的竞赛、审查和建设,高规格地设计和建造。走在海河边,同时也是在参加一场万国桥梁博览会,有曾被称作“法国桥”,现在名为解放桥的建于1920年代的铁桥,有让人想起巴黎的北安桥,有在国际桥梁大会上获奖的大沽桥,也有如今被公认最美的桥奉化桥,民间叫它花瓣桥,造型非常现代、新颖……而很多人都没意识到的是,已成为天津新地标的天津之眼,也是一座桥,它是与永乐桥组合建造的,从2003年到2009年才最终完工开放。它是到目前为止,世界上唯一一座建在桥上的摩天轮,也是海河上形态各异的桥梁中最引人注目的那一座桥。天津之眼已成为天津新地标流光溢彩国庆节假期的前四天,据旅游部门统计,光是乘船游海河的中外游客日均达到14000人次。作为和五大道并列的天津旅游名片之一,海河在天津旅游占到全国旅游总量的4%这一点上,贡献不小。其中,夜游海河又几乎成了所有游客都不会错过的活动。而这也得益于海河两岸的灯光建设。陈宇表示,规划部门每年都在“做投资,加灯,改灯……现在呈现出来的是比较柔和比较舒服的状态。”他打趣说,每天晚上只要电闸一开,就花钱如流水,但大家觉得这钱花得值,带来的东西远多于这几万块钱。国庆期间热闹的海河夜游海河夜游开始于2010年前后,如今游船有四个起始码头,天津站码头、大悲院码头、古文化街码头和意风区码头,从任意一个码头登船,都可以体验约50分钟左右的海河沿岸风光游。国庆节期间,海河边还上演了灯光秀,有百年历史的解放桥也缓缓开启,为夜游海河的游人们带来不少惊喜。未来会如何?海河分上游中游和下游。上游就是从三岔河口到天津外环线,二道闸通往海河入海口,而中游便是中间的一部分,大概五公里的长度。陈宇正在主持它的规划建设。“03年到05年队这一地段完成了基础建设,比如铺路、管道、绿化等,但没有实际的投资和开发建设。领导对它特别关注。我们对待它也特别谨慎,称之为环内的最后一块宝地。”现在随着天津申报设计之都,中游的建设即将开始,“规划想了很多,以设计为主,”陈宇说,”有很多创意产业的东西,不过这个阶段还不能说。” 他还提到,去年开始,政府也下了决心,将整个中部地区生态化处理,管控起来,关停了当地大多数的工厂。此外,规划的另一步是深耕海河的上游。北运河、南运河等上游支流,现在都在开启类似综合改造的工程。海河两岸许多软性的,非物理化的东西,以及很多功能,业态方面的问题,现在在逐步地得到改正。海河边作为文化带建筑之一的规划展览馆,也将迎来新一轮改建。与70年前相比,海河早已换了新颜。已经踏入新时代门槛的海河,以及它所守护的天津城又将有怎样的故事呢?我们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徐颖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